民航客機被擊落,這事還真不是頭一遭
來源:俠客島微信公號 2020/01/12 10:18:03 作者:點蒼居士
字號:AA+

導讀: 2020年才過去8天,“戰爭的陰影”并未像輿論界所形容的“真正迫近”,176條生命卻驟然離去。

當地時間1月11日晨,伊朗軍方承認,由于操作失誤,意外擊落了烏克蘭國際航空公司客機。

伊朗外長扎里夫更新推特稱,“(這是)悲傷的一天。武裝部隊內部調查得出初步結論:在美國冒險主義誘發的危機時刻,一場人為失誤導致了災難。我們向我國人民、所有受害者的家屬和其他受到影響的國家深表遺憾、道歉和慰問。”

消息一出,舉世嘩然。為罹難者哀痛之余,島叔也對民航史上客機被意外擊落的事故作了一番盤點,最近六七十年來,全球類似事故還有不少,致使上千人遇難。

伊朗外長扎里夫更新推特

先說說這次。當地時間1月8日,烏克蘭國際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37型客機在伊朗德黑蘭機場附近墜毀,機上176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遇難。

因為此次墜機事件發生在伊朗對美駐伊拉克軍事基地實施“報復”行動之際,此前也引發了“疑似遭到伊朗導彈擊落”或“疑似恐怖襲擊”的猜測。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曾在兩天前表示,加方從多個消息源獲得情報,8日墜毀的烏克蘭客機系被伊朗“錯誤擊落”;美聯社報道稱,“特魯多同時認為,襲擊(即擊落)可能是無意的”。

而今天,伊朗軍方在聲明中詳述了這場“人為空難”的細節:

在美方聲稱要在伊朗境內針對大量目標進行打擊之后,鑒于相關區域的空中交通空前增加,伊朗武裝部隊處于最高戒備狀態。

在如是“危急的情況下”,烏克蘭航空公司的航班離開伊瑪目霍梅尼國際機場時,靠近了伊斯蘭革命衛隊的一個敏感軍事中心,并且“飛機形狀及飛行高度與敵機相似”,故被意外的“人為錯誤”擊中。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航空航天部隊司令哈吉扎德在關于誤擊烏航客機事件的發布會上表示,“此前有情報稱伊朗將面臨被巡航導彈襲擊的危險,隨后客機(烏航)被導彈系統操作員誤認為是巡航導彈,該名操作員本來應向上級匯報,但似乎通訊出現問題,他有10秒時間來決定是否發射導彈,最終做了錯誤的決定。”

2020年才過去8天,“戰爭的陰影”并未像輿論界所形容的“真正迫近”,176條生命卻驟然離去。

烏克蘭國際航空公司客機殘骸

回顧過去這幾十年,民航客機被擊落、無辜民眾意外喪生不是頭一遭。

1973年2月21日,一架利比亞阿拉伯航空公司波音727-224客機執行114號航班飛行任務,在飛臨埃及北部時,突然遭遇特大風暴,偏離航向,誤入以色列控制下的西奈半島上空。

高度警覺的以色列軍隊很快就注意到了這一“不速之客”,派出兩架F-4戰斗機對其進行偵察和攔截。

兩名以色列飛行員試圖以手勢、搖晃機翼和警告射擊等方式向客機示意,讓其跟隨F-4回到附近的空軍基地,但這架波音727飛機的反應卻是轉而向西飛去,以色列方面由此認定客機“企圖逃離”。

按照時任以色列國防軍參謀長的命令,戰機最終將114次航班擊落在距離埃及實際控制領土僅一分鐘航程的大漠里,造成機上108人死亡,5人生還。

據幸存者描述,機組人員知道以色列戰斗機的示警目的,但其出于“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血海深仇”,當即決定對戰機信號不予響應。事后,以色列國防部長公開聲明擊落客機是出于“錯誤的判斷”,事故最終也以以色列對遇難者進行經濟賠償作為了結。

1973年,被以色列戰斗機擊落的客機殘骸

整整十年后,與“114航班”事件脈絡頗為相似的又一“誤擊”事故驟然發生。

1983年8月31日,一架大韓航空公司的波音747-230B客機執行007航班飛行任務,從美國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起飛。當時機上載有29名機組成員和240名乘客,如果一切順利,他們將于一夜的飛行后抵達漢城金浦機場。

飛機飛過阿拉斯加后不久,一架蘇聯國土防空軍第11防空集團軍的Su-15戰斗機忽然出現在007航班附近——該航班在不知不覺中已經來到了原蘇聯堪察加半島核潛艇基地的上空,這已經是大幅偏離了航線。

根據蘇聯的說法,007航班對Su-15發出的無線電呼叫及警告射擊都沒有反應,甚至有“爬高躲避”的行為。東京時間9月1日凌晨3時許,戰機飛行員接到攻擊命令,隨即發射兩枚K-8導彈擊中客機尾部,致使波音飛機在近萬米高空爆炸,機上269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遇難。

韓國和美國表示,該機系因導航故障、偏離航線誤入蘇聯領空,而蘇聯則稱該機是以民航機身份為掩護、蓄意偏離航線執行間諜任務。

直到1993年,國際民航組織最終判定,007航班的偏航是由于飛行員沒有利用慣性導航系統,而是把羅盤方位固定在245度所導致的。

微信截圖_20200111194458.png?x-oss-process=style/w10

被擊落的韓國波音747客機

地(艦)空導彈普及后,民航飛機又多了一種威脅:在近距離接觸和觀察的軍用飛機之外,因地面(艦)上的錯誤判斷而致使的“誤擊”也開始出現。

1988年7月3日,兩伊戰爭結束前,一架載有290名乘客和機組人員的A300B2型客機離開伊朗阿巴斯港,向阿聯酋迪拜飛去,計劃飛行時間僅28分鐘。

此時的波斯灣上,美國 “文森斯”號巡洋艦因與伊朗炮艇發生沖突而停留在了665航班所需經過的海域;而在665航班距巡洋艦11海里時,該艦發射了兩枚“標準”艦空導彈(RIM-66),準確擊中了毫無還手之力的客機。

據美方解釋,發生這次誤擊是因為“文森斯”號正處于戰斗狀態,全體官兵過于緊張,并且665航班未進行無線電應答,艦長隨即將其誤判為伊朗F-14戰機;事故最終造成包括66名兒童、38名非伊朗人在內的全體機上人員遇難。

經過長時間談判,本次事故以雙方各讓一步而告終:1996年,美國以“特惠金”的名義向伊朗賠償了1億多美元,伊朗則撤回了向國際法庭提交的訴訟。

時間上離我們最近的一次大型民航客機誤擊事件發生于2014年。

當年7月17日,馬來西亞航空MH17班機在烏克蘭頓涅茨克上空被“山毛櫸”導彈擊落,致使機上298人死亡。但導彈究竟是誰發射的,至今仍是個謎。

由荷蘭主導的聯合調查團認為,MH17事件中的導彈發射系統來自俄羅斯,但俄方堅決予以否認;俄羅斯方面則稱,擊落MH17客機的導彈來自烏克蘭防空部隊。一時間眾說紛紜,謎影重重。

此外,1953年瑞典DC-4客機、1955年以色列L-149客機、1986年蘇丹F-27客機、2001年俄羅斯圖-154客機等均成為了世界歷史上、軍火包圍中的犧牲品。

民航客機一般巡航在平流層,那里空氣顆粒物質少,云層稀疏,能見度高。理論上講,民航客機飛行在固定航線上,與軍用飛機并無交集,但紛亂之中,或因“誤判”而生的“誤擊”事故從未能終止。

愿罹難者安息,愿生者珍視來之不易的和平。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澳客彩票下载 股宝网配资 湖北十一选五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a贵丰配资 今天的股票行情走势 三分彩 钱江水利股票 老财牛配资 辽宁11选5 股票配资论坛z贝得来 6场半全场 浙江6+1 658配资 11选5 股票融资费用包括哪些 浙江6+1 pk10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