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永升:戈恩“勝利逃亡”留下的思考
來源:環球網 2020/01/11 10:21:58 作者:趙永升
字號:AA+

導讀: 日產原董事長戈恩從日本警察的眼皮底下“勝利逃亡”的事件引起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對逃亡事件的過程及案件本身,戈恩與日方各執一詞,筆者不作過多評述,而將重點放在由此次事件折射出的“普遍性”問題上。

日產原董事長戈恩從日本警察的眼皮底下“勝利逃亡”的事件引起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對逃亡事件的過程及案件本身,戈恩與日方各執一詞,筆者不作過多評述,而將重點放在由此次事件折射出的“普遍性”問題上。

在全球化日益加速的今天,“跨國并購”已成為一種新常態。法國和日本同在世界汽車業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正是全球化的加速促使這東、西方兩大汽車國密切交織。1999年雷諾花52億美元收購了日產36.8%的股權,日產旗下日本日產柴油汽車22.5%的股權以及日產在歐洲的五個財務子公司。在“聯姻”之初,法日雙方相交甚好。1999年時,日產在日本市場的占有率已連續衰退了27年,且負債高達2.1萬億日元。而法方從自身業務海外拓展需求出發,對日方待之以禮。在這個階段,相信無論是法國人還是日本人,都會堅信“資本無國界”的論斷。

然而,正如多數基于功利的聯姻一樣,問題也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顯現。究其根源,這起并購比一般的跨國并購要復雜不少,除了兩家公司間的利益之爭,還夾雜有法日兩國汽車業和整體工業戰略之爭。當這家聯盟公司業績低迷之際矛盾不會明顯突出,而一旦經過戈恩大刀闊斧的改革使公司羽翼豐滿之時,“資本無國界”開始失效,“資本首先是國家的”這一論斷在兩國占了上風。

如果僅考察雷諾并購以來的得失教訓,我們可以得出一些結論。首先,并購方對“社會效益”的追求極其重要。戈恩為日產奉獻17載,為何日本人卻不感恩?戈恩推出的日產三年復興計劃,包括“三年內推出22款新產品、降低20%生產成本、裁掉2.1萬個職位、關閉5家工廠、砍掉與汽車無關的業務。這一計劃僅執行兩年,日產便實現扭虧為盈。然而,無論是2.1萬的裁員,還是將供貨商數量大幅度壓縮,都是只追求企業“經濟效益”而忽略了對“社會效益”的兼顧,其副作用最終爆發出來也就不難理解了。

其次,要尊重當地的文化和社會習俗。日本企業和社會在一定程度上或許存在觀念閉塞、作風保守的問題,但關鍵在于不同文化背景下應該以何種態度去看待差異。戈恩在其自傳《極度駕馭日產的文藝復興》中,所透露出的心底里對日本的文化和社會習俗的排斥,甚至還為此沾沾自喜,無疑為將來的問題埋下了伏筆。

“戈恩逃亡”帶給世人的除了震驚,更多的是留下不少思考,折射出“國際并購”的風險和隱患。

(作者是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原標題:趙永升:戈恩“勝利逃亡”留下的思考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澳客彩票下载 兴业配资 股票涨跌怎么来的 甘肃十一选五 黑龙江十一选五 北单 福建十一选五 黑龙江11选5 浙江6+1 深圳风采 盛富配资 多乐彩 浙江20选5 景天鑫配资 一般交易员年收入 陕西快乐十分 广州恒大新浪体育